咖啡酒加冰

高三文科狗,一星期79节课,6小时周末。差不多是个死人了。

来了中西部城市,发现这里独生子女不多,一个班没几个人有兄弟姐妹这种事,大概只在南方几个沿海城市才有。

莫奈没有黑布!

1926年12月,莫奈死于肺癌,葬在吉维尼教堂墓地。

葬礼上,Georges Clemenceau取下莫奈棺材上的黑布,用花纹布代替。“No black for Monet!”

“争创文明城市”——校方新规定,垃圾桶里不准有垃圾!带食品进学校记过处分!          牛逼了我的学校

2014年史密森荒野摄影大赛优秀摄影作品——赤狐

Lara Zankoul,《THE UNSEEN》

“情绪、情感以及无形的不可名状的东西,通过我的作品被表达出来,摄影这件事本身变成了一个载体”

可以照见星光的玻璃和可以看清微生物的蠕动的玻璃同是值得惊奇的。

——《死魂灵》

摄影:Vincent Bourilhon

20世纪初,以爱迪生和亨利福特为首的几位大佬会每年夏天一起出游,向媒体公开的那种。

某一年夏天车出了问题,不得不去小镇里修车,发生了这样的对话:

“像是电力系统出了问题。”

“不。我是爱迪生,我看过了,电力系统没问题。”

“问题在燃油上。”

“不,我是亨利福特,我看过了,燃油系统没问题。”

修车匠看着约翰巴勒斯,“那你是圣诞老人对吧。”